亿万富翁的强烈反对显示了基本收入的力量

在美国基本收入试点取得成功之后,随之而来的是有人努力扼杀此类计划。富人害怕了。

Neil Howard 尼尔·霍华德
巴斯大学 准教授

研究基本收入并领导巴斯UBI灯塔(the Bath UBI Beacon)。

发表于 2024 年 5 月 27 日

原文链接:Billionaire backlash shows the power of basic income | Poverty and Development | Al Jazeera

译者:刘歆瑶

2019年8月14日,加利福尼亚州斯托克顿,苏西-加尔萨展示城市提供的借记卡,她通过该卡每月领取款项,这是基本收入计划的一部分[资料图片:美联社照片/Rich Pedroncelli]

上个月,美国爱荷华州颁布了一项法律,禁止地方政府采用基本收入计划。在此之前,阿肯色州、爱达荷州和南达科他州也出现了类似的发展。

在德克萨斯州,在立法者未能通过自己的此类法律后,该州总检察长提起诉讼,阻止哈里斯县启动其官员授权的基本收入试点。总检察长宣布该试点“违宪”,并已将他的案件一直带到德克萨斯州最高法院。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看似晦涩难懂的美国地方政治的复杂性如此重要?

要回答这些问题,我们必须研究基本收入在重塑社会关系方面的巨大潜力。基本收入的定义是无条件地向所有人定期支付现金,可以认为它就像养老金,只不过是针对所有人的。它的目的是为所有人提供永久的、基本的经济保障,不受工作的影响,因为我们认识到,如果我们缺钱或缺乏在市场世界中生存的手段,那么我们就会陷入深深的麻烦。

从理论上讲,基本收入的理由是充分的。它的直观前提是,确保人们的基本保障将减轻多种社会弊端的影响,包括种族主义和其他形式的歧视,并有助于改善个人和社会福祉。

从道义上讲,它基于两个历史事实。首先,并非所有财富都是 “赚来的”–很多财富是偷来的、通过暴力和剥削积累起来的,或者是通过世袭特权循环再生产出来的。其次,贫穷是政治问题,而不是个人问题–它关系到你在社会矩阵中的位置,而不是你是谁,你做了什么。

因此,简而言之,贫穷和财富都与权力有关–无论是历史的还是当代的–以及权力如何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发挥作用。基本收入背后的理念是重新平衡权力,将权力从富裕者手中重新分配,以确保所有人都有足够的权力。

数十年来,学者们的研究证明,各种社会弊端的根源都在于贫困,这进一步加强了这一道德论点。从身体和心理不健康到吸毒、无家可归和犯罪,我们面临的许多问题都与贫穷有着因果关系。同样,我们知道,当人们缺乏金钱所提供的 “说不的自由 ”时,剥削性工作和家庭暴力就更容易维持,也更难抵制。

至关重要的是,这些道德和理论案例在过去五年中得到了大量的实证支持,因为基本收入试点的浪潮已蔓延到世界各地,特别是在美国,自 COVID-19 大流行以来,美国已涌现出近 150 个试点。

2019 年在加利福尼亚州斯托克顿市开展了第一个由市长领导的试点项目,并在很大程度上由联邦政府分配的 COVID-19 救济资金资助。全国各地的地方当局一直在尝试无条件现金作为上游社会政策干预措施,从而为新的福利模式奠定基础。

这些试点项目的研究结果令人振奋–福祉、教育、创业精神、孕产妇和儿童健康得到改善;压力、抑郁、无家可归和累犯现象有所减少。它们提供了足够的证据来支持基本收入计划的有效性。

在开展这些鼓舞人心的试点项目的同时,美国也掀起了一场呼吁将基本收入作为国家政策的运动。这场运动包括有影响力的进步组织、学术机构、基层组织者,甚至全国范围内的民选官员联盟,他们都围绕着未来十年内人人享有基本收入的愿景而团结起来。这场运动发展得如此之好,以至于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美国人现在都赞成某种形式的基本收入。

这一政策的日益流行让保守的立法者、政治说客及其亿万富翁的支持者们感到恐惧。他们认识到这场运动的潜力,特别是在推动贫困、财富和每个人的社会基础去自然化方面。

他们看到了渐进式资助的基本收入对他们不断增长的财富构成的内在危险。他们甚至凭直觉就能感觉到,一个无需屈服于市场暴政就能生存的民族会对他们的权力构成威胁。因此,他们现在正以经典的马基雅维利式的方式采取行动,将威胁拒之门外。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全国各地都有人在努力扼杀基本收入计划,比如得克萨斯州总检察长的法律挑战。

基本收入研究员和倡导者斯科特·桑滕斯(Scott Santens)的出色调查工作表明,支持对基本收入的强烈反对的组织之一是政府问责基金会(FGA),该组织还支持禁止学校免费供餐和阻止扩大医疗补助计划等事业。

不出所料,FGA是由理查德和利兹·乌莱因(Richard和Liz Uihlein)等极端保守的亿万富翁资助的,他们被《纽约时报》称为 “你从未听说过的最有权势的保守派夫妇”。

可以知道的是,FGA对基本收入的“研究”也名不副实。其旗舰出版物《为什么各州应该禁止全民基本收入计划》(Why States Should Ban Universal Basic Income Schemes)仅引用了一篇同行评议的学术论文,并复制了多个不可信的论述,包括基本收入“阻碍工作”的观点,而这一观点已被绝大多数证据所否定。

例如,对肯尼亚 200 个村庄进行的最大规模的基本收入研究结果表明,按月发放基本收入并没有导致领取者离开劳动力大军,反而促进了职业选择。

这些研究和学术文章没有被纳入 FGA 的 “研究 “范围,因为其目的并不是产生可辩护的学术成果,而是发展作为亿万富翁阶级总体霸权战略一部分所需的话语武器。

在这方面,与基本收入的日益激烈的斗争可以被看作是霸权在起作用的一种案例研究,既是强权用来维持其地位的工具,也是他们选择使用这些工具的时机的典型例子。对于进步人士来说,这可能只意味着一件事——基本收入想法的时机已经到来。

转载请注明:《中国社会分红/基本收入研究网》 浏览量:20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