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福蕊:尼克松的基本收入政策尝试

编者按

2016年6月,瑞士首次举行了全民基本收入公投。2017年1月,芬兰正式给2000名随机抽选的民众发放基本收入。同时,苏格兰、德国、肯尼亚、印度、美国、加拿大、纳米比亚等多个国家都曾经或正在举行区域性基本收入实验。这些标志性事件,将正在发生的世界性基本收入运动带入大众视野。

基本收入是指,共同体发放给所有成员的、无条件的、定期的、一笔现金收入,不带有工作要求或经济状况审查。2017年3月18日,基本收入亚太会议在中国台湾政治大学举行,来自中国、韩国、澳大利亚、新加坡、新西兰、印度、日本、美国、瑞士、南非等多个国家的基本收入研究者首次齐聚亚洲,讨论在亚太地区实施基本收入政策的可行性及模式。3月27日,瑞士基本收入全民公投的两个发起人之一Enno Schmidt先生亲临北京演讲,与我国学界就基本收入与经济、社会、文化、政治等的关系进行了深入的思想交流。

尽管包括学术界在内的很多观察者都认为,这是一场尚处于萌芽期的全新的社会运动。但鲜有人知的是,美国在尼克松时代几乎通过了全国性基本收入立法。该立法在众议院投票中获得了2比1的压倒性胜利,且在参议院进行了充分的讨论。尽管基本收入立法最终未能实现,但是那场始于约翰逊政府、终于里根政府(卡特政府仍然在寻求基本收入政策)的先后长达十几年的对社会政策进行彻底变革的大辩论,为今日的讨论提供了历史参照。辩论的许多焦点问题,虽历经近半个世纪,依然与我们的心底共鸣。

是什么样的背景因素让尼克松政府青睐基本收入政策呢?

首先,约翰逊政府发起的“向贫困宣战”运动打开了通往社会政策变革的大门;其次,莫尼翰(Daniel Patrick Moynihan )作为学者型官员,担任肯尼迪总统以来连续五届(四位)总统的内阁成员,这在美国历史上非常罕见,他对尼克松的基本收入政策起了核心的推动作用;最后,1960年代以来的美国民权运动、福利危机和城市困局,共同促成了要求福利政策改革的合力。

原文详见:微信订阅号“实验主义治理”第166期

 

转载请注明:《中国社会分红/基本收入研究网》 浏览量:3,630 views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