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视角下的基本收入实验空间分布

作者:高升阳

当今世界,生活贫困和贫富差距仍然存在于多数国家地区。这一现象呈现出一定的地理空间上的差异性——有些地区的穷人比另一些地区更多,有些地方的收入差距比另一些地区更大。同时,为缓和收入差距产生的一系列问题而进行的基本收入实验,同样呈现出空间分布上的差异。有些国家或城市更加重视基本收入问题,因而拥有更多的基本收入实验项目,有些地方则不尽然。来自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基本收入实验室,通过一张基本收入实验项目地图,直观地向我们展示了这一空间分布,我们可以解读这一空间分布,并探讨其背后的规律和原因。

(图:截止2023年6月13日的全球基本收入实验项目地图。橙点为进行中的实验,蓝点为已结束的实验)

实验项目的空间分布

目前,全球共进行了156个基本收入实验项目,其中已经结束的有79个,还在进行中的有77个。地图上一眼望去最明显的,便是美国密密麻麻的多达104个的实验项目,其中46个还在进行中,无论是在空间密度还是绝对数量上都冠绝全球;具体而言,项目集中分布在美国东北部波士华都市区、五大湖区和西海岸沿线,中南部的大平原区相对分布较少,而广大的落基山脉山区则完全没有。值得注意的是,遥远的阿拉斯加州也有一个进行中的项目。这与美国的人口密度分布情况大体一致,但仍然反映出一些问题。

美国之外,全球其他地方的实验项目在空间上呈相对零星的分布。美国的邻居加拿大拥有7个项目,尽管其中6个已经结束。广大的拉丁美洲总体并不富裕,只有巴西一国进行了2个基本收入实验。如果把目光转移到亚欧大陆,可以看到相对富裕的欧洲,反而有若干国家进行了相关实验,包括英国、爱尔兰、荷兰、芬兰、西班牙和意大利。这一现象在东亚地区也比较典型——相对富裕的日本、韩国和中国的香港澳门实施了实验项目,而在发展中的中国大陆和朝鲜尚未进行尝试,只有蒙古是一个例外。

当然,并不是说相对贫穷的国家,对基本收入实验就不感兴趣。印度拥有四个相关项目,其中3个还在热火朝天地进行中。亚洲的伊朗、印尼,分别代表了实验在中东地区、东南亚地区的据点。而在全球最贫穷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实验项目在西非的利比里亚、多哥,东非的乌干达、肯尼亚,以及南部非洲的纳米比亚,都有了一席之地。除了无人定居的南极洲以外,大洋洲是唯一一个没有任何项目分布的大洲。

空间分布差异的规律和成因

从地理视角看,通过对基本收入实验地图的解读,我们可以发现其中的一些空间分布规律,并简述其背后的经济社会原因。

(1)空间分布不均衡性大。除美国外的全球其他地区,只有零星的项目分布,这意味着大多数国家仍然没有相关项目。无论是进行中的实验项目,还是已经结束的实验项目,美国在全球的占比都达到60%以上。这既与美国强大的经济实力有关,也与美国联邦制小政府的政治制度有关。美国各州、县、市拥有相对较大的自治权力,因而地方可以因地制宜,实施有利当地的经济社会政策或项目,不必整个国家趋同,这为基本收入实验在适宜地区的展开提供了良好环境。

(2)项目空间分布与实际需求不完全一致。这体现在两个尺度。从大尺度上看,实验项目更多地分布在美国、加拿大、西欧等发达的国家地区,而更需要相关项目的发展中国家反而鲜有实施。其原因包括,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和民间组织财政能力有限,政府推动意愿不足,民间和学界尚无福利社会意识等。从小尺度上看,发达国家在项目的内部分布上也存在相似问题——美国的项目多分布在沿海、沿湖的发达地区,而内部相对落后、失业率高企的铁锈地带,反而几乎没有项目分布。欧洲相对欠发达、收入较低的东欧,同样没有项目分布。原因与上述发展中国家类似,只是在程度上不如前者深。

结语

本文从地理空间的视角出发,基于全球基本收入实验地图,探讨了实验项目在空间上的分布情况、分布规律和可能原因。总体上,全球不同地区的经济收入差距很大;而更可能扩大这一差距的,是不同地区的政府、组织和个人,对缓解收入差距的意识能动性差别。因此,基本收入实验仍然需要更大力地被促进,特别是在广大的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里的欠发达区域。

(实验项目地图链接:https://basicincome.stanford.edu/experiments-map/)

转载请注明:《中国社会分红/基本收入研究网》 浏览量:27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