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中的机遇(三)——风险态度减弱了政治意识形态对社会价值观和全民基本收入支持的影响

作者:

Marcella Cartledge1, Kapu Rao2, Sara M. Constantino3

1弗吉尼亚州弗吉尼亚大学 杰恩家庭研究所 &经济系

2纽约康奈尔大学政府学系

3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大学公共与国际事务学院

译者:赵岩

介绍

在经济学中,风险规避是指个人不喜欢风险,因此更喜欢某些确定的结果,而不是不确定的结果,即使这些不确定结果的代价很小。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风险规避的例子比比皆是——汽车保险就是一个例子。对于一个(相对)较小的每月费用,个人确保他或她将不必在事故发生的情况下承担全部损失。投资美国国债而不是个股是另一个风险规避行为的例子。债券的预期收益比个股低,但债券的收益几乎是肯定的,而个股的收益则不然。

我们观察到风险规避的一个可能不那么直观的背景是个人采取的政治立场。支持或反对某一特定社会政策的决定通常被认为主要受个人政治意识形态的驱动——无论他们是保守的还是有自由倾向的。反过来,政治意识形态又受到许多个人特征的影响,如年龄、性别和家庭收入,而这些特征又反过来影响支持某一特定政策的倾向。然而,风险规避是不同的——不同意识形态的个体可能会规避风险,或者不规避风险1; 自由主义个体规避风险的可能性并不比保守主义个体多或少,反之亦然。这就引出了两个有趣的问题:风险规避是否会影响个人对支持哪一种政治理念的决定?并且考虑到风险规避独立于政治意识形态,那么在个人决定支持或反对某一政策时,这两个因素又是如何相互作用的呢?以往研究的证据表明,个人的社会价值观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个人性格特征的影响(Carney et. al.,2008),我们在本报告中讨论的结果证实并扩展了这一发现。利用调查数据,我们发现了风险规避不仅影响个人政治偏好的证据,而且风险态度还可以减轻政治意识形态对所陈述的社会偏好以及对社会政策的支持或反对的影响。

数据和方法

我们的调查是在2020年5月5日至6月9日期间使用Qualtrics平台进行的,在美国各地收集了大约2200份回复。样本使用美国社区调查和ANES的数据来估计配额,在年龄、性别、教育、收入、政治派别、地区、种族和民族方面具有代表性。该调查涵盖了一系列主题,包括政治、风险偏好和受访者的Covid-19经历。为了保持一致性,我们对数据进行了如下编码:首先,较高的数字通常意味着对某一特定变量的更大的支持或喜好。

在调查中,我们就受访者的社会价值观和他们对美国政府在增加/维护个人福利方面应该发挥的作用的看法提出了各种问题。我们还要求受访者考虑反对和支持政府实施全民基本收入政策的几个论点,该政策在调查中被定义为政府确保所有美国人至少有最低收入来帮助满足他们的基本需求的政策。受访者被要求对使用李克特五分量表提出的陈述进行评估,其中(1)表示强烈同意,(5)表示强烈反对。此外,我们还询问了参与者,他们将如何在五分制的范围内对自己的政治意识形态进行分类,从(1)非常自由到(5)非常保守。请注意,在我们的分析中,为了简单起见,我们假设不同层次的政治意识形态之间的关系是线性的。

我们在调查中使用全球偏好调查(Falk et. al,2018)的评分程序测量了受访者的风险偏好。在这种方法中,被调查者被给予一系列的5个问题,在这些问题中,他们面临着两种选择,一种是确定的y美元支付,另一种是固定的彩票,他们可以赢得x美元或0美元。这些问题是按照以下表述的:

“请想象一下下面的情景。你可以选择一笔一定数额的钱,或者抽一次,你有同等的机会得到x的钱,或者什么也得不到。我们将为你呈现五种不同的情况。你更喜欢哪种:有50%的机会收到x的金额,但同样有50%的机会什么也收不到,还是有y的金额作为确定的报酬?”

如果被调查者选择了彩票选项,他们会看到随后的一组相同类型的选项,但伴随着更高的报酬,y。同样,如果被调查者选择了确定的报酬而不是彩票,他们会看到后续的选项伴随着较小的确定的报酬y。使用这种方法使我们能够磨练参与者的确定性等价,这在经济学中被定义为保证回报,使人们愿意接受确定的收入,避免风险更高,但不确定的回报。确定性等价越低,他们越厌恶风险。这一系列问题的目的是确定被调查者的风险厌恶程度的一般感觉,尽管它不区分被调查者可能遭受的不同类型的风险厌恶。

本报告的分析中使用的方法借鉴了微观经济学,特别是产业组织(IO),这是一个研究个人如何做出购买决策的经济学领域。在做出是否购买某种商品的决策时,个体会根据自己的偏好考虑各种权衡。例如,考虑一个人是否想买一双新鞋。他们面临两种选择:第一双鞋的颜色是他们最喜欢的,价格是50美元;第二双是他们最不喜欢的颜色,但正在打折,售价40美元。消费者会决定买哪双鞋?这取决于消费者觉得穿自己喜欢的颜色比穿自己最不喜欢的颜色更有多少价值,也就是相对于节省10美元的价值而言。决定消费者最终购买哪双鞋的权衡被称为边际替代率(MRS)。这个想法可以应用于很多决策领域,而不仅仅是购买决策,我们在报告中也将其应用于是否支持某一特定政治主张的决策。

需要注意的是,只有当被考虑的两个特征处于所做决策的对立面时,两个特征之间的MRS才是衡量个体在做决策时所考虑的权衡的有价值的方法。在我们上面的例子中,价格和颜色在消费者的购买决策中扮演着相反的角色:偏好的颜色推动消费者购买第一双鞋,而较低的价格推动消费者购买第二双鞋。
在我们的例子中,我们分析了我们的调查对象对各种关于陈述政策偏好和社会价值 分配一定程度的同意/不同意的决定。支持特定政策的决定一般受到个人的几个特征的影响,包括年龄、性别和家庭收入,但为了我们的分析目的,我们将重点关注两个最有力的2选择预测因素,风险规避和政治意识形态,以及这些因素对选择有相反影响的问题。因此,我们会问:在考虑支持或反对哪一种政治理念时,政治意识形态在驱动选择时如何与风险规避进行权衡?

社会价值观与政府的社会作用

在我们的调查数据中,我们发现非常自由的个人更有可能强烈同意以下陈述。在保守主义者中,对这些说法的支持正在减少。

●联邦政府有责任确保人们在支付医药费和住院费方面得到帮助。

●美国的收入差距太大了。

●确保失业者有合理的生活水平是政府的责任。

相反,非常保守的人更有可能支持以下观点。在自由主义者中,对这些说法的支持正在减少。

●社会福利和服务给经济带来了太大的压力。

●大多数穷人贫穷是因为他们不够努力工作。

对于这两组陈述,个人的风险规避影响他们支持或不支持该陈述的决定,与政治意识形态的影响方向相反3。换句话说,政治意识形态对上述陈述给出的答案的影响被被调查者的风险厌恶水平所减弱。举个例子,如果一个非常自由、厌恶风险的受访者在考虑政府是否应该确保失业者的合理生活水平时,他们的政治意识形态会预测对所呈现的陈述的反应是“强烈同意”。然而,由于个人是风险厌恶的,他们可能会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有点同意”。
上述两组陈述中存在的政治意识形态和风险规避之间的权衡,为在政治和社会立场决策中衡量风险规避和政治意识形态之间的“边际替代率”提供了机会。我们在风险厌恶和政治意识形态的调查数据中观察到的影响大小告诉我们,这些组成部分中的每一个在个人的决定中对给定的陈述分配一定程度的支持或反对时所具有的相对权重。这是我们分析的核心,因为MRS是通过我们正在考虑的两个特征值的比率来计算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有

计算上面每个语句的MRS,我们会发现如下图表所示的结果。

注:图1所示风险偏好与意识形态、社会价值之间边际替代率。横杠的高度表示风险规避对社会偏好的影响与意识形态对同一社会偏好的影响的比值。偏好沿x轴列示。每条杠都是独立有序逻辑回归的结果。所有回归都包括标准的人口统计学控制;年龄、性别、种族、民族、教育、收入、地区。

上图提供了对风险规避在个人的社会价值观和政治立场中所扮演角色的洞察。广义地说,在保持政治意识形态不变的情况下,我们发现风险规避对极端保守或自由言论起到了缓冲作用。在我们的分析中,最激烈的结果与关于穷人是否可以通过更努力的工作来解决他们的经济困境的说法有关。个人愿意妥协63% -近三分之二-的他们的政治意识形态观点,以选择一个“风险较小”的同意/反对程度的声明4。例如,这意味着一个非常保守、厌恶风险的人会选择一个更中立甚至更反对的观点,尽管他们的政治意识形态会预测他们会同意这个说法

我们还发现,受访者愿意在政府提供的医疗保健问题上因为风险厌恶而妥协四分之一的政治意识形态,36%的意识形态是关于社会福利是否给经济带来了太大压力的问题。由于在失业福利(14%)和收入不平等(16%)等问题上的风险规避,个人不太愿意在观点上妥协其政治意识形态。

现金转移政策的好处和缺点

关于全民基本收入(UBI)政策的相关意见5,可以做一个与上述分析类似的分析5,在我们的调查数据中,我们发现,非常保守的个人最有可能对下面的陈述给出更高的支持程度,而不那么保守/更自由的个人则可能给出不同程度的反对意见:

●全民基本收入会鼓励人们不工作。

●全民基本收入将提供给许多不需要它的人。    

●全民基本收入将补偿那些照顾亲戚和做其他家务的人。

同样,对于每一个这类陈述,我们发现个人的风险规避在与他们的政治意识形态的相反方向影响了他们支持或不支持陈述的决定,再次创造了一个机会来衡量风险规避和政治意识形态之间的MRS,因为它与UBI政策有关。这种情况下的MRS计算方法与上一节相同,结果如下:

注:图2。风险偏好与意识形态和UBI的看法之间边际替代率。横杠的高度表示风险规避对UBI态度的影响与意识形态对同一态度的影响之比。偏好沿x轴列示。每条杠都是独立有序逻辑回归的结果。所有回归都包括标准的人口统计学控制;年龄、性别、种族、民族、教育、收入、地区。

我们观察到,对于全民基本收入是否会阻碍工作,以及全民基本收入是否会给不需要的个人金钱的争论,边际替代率很高。个人愿意放弃大约三分之一的政治意识形态观点,以选择对这些论点表示同意/反对的“风险较低”水平。对于全民基本收入是否会补偿那些在家工作、照顾孩子或亲戚的人的争论,风险规避和政治意识形态之间存在一个较小的权衡。对于这一论点,由于风险厌恶,个人愿意对其政治意识形态所支配的大约五分之一的观点进行妥协。

结论

风险规避在个人的许多决策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涉及社会和政策立场的选择也不例外。我们发现,风险规避不仅在决定社会和政治观点方面发挥着作用,而且在做出支持或反对哪些理念或价值观的决定时,它往往会导致个人对自己的政治意识形态进行反击。特别是,风险厌恶减轻了政治意识形态对政府在个人福利中的作用的信念的影响,以及他们对全民基本收入政策争论的立场。

虽然这组数据没有包含在内,但对上述陈述做出回应的个人去考虑风险来源是有趣的。一种可能性是社会风险——尽管调查的答复是匿名的,但个人可能会觉得承认存在很大的社会风险,例如,他们认为,如果他们更努力地工作,穷人就会过得更好。另一种可能性是,存在某种“同理心风险”。个人有一定的政治观点,但认识到,如果他们的社会或经济环境不同,他们可能会有不同的感受。在这种情况下识别风险来源的工作留给了未来,但这仍然是一个有趣的思想实验。

参考文献

Falk, A., Becker, A., Dohmen, T., Enke, B., Huffman, D., Sunde, U.; Global Evidence on Economic Preferences,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Volume 133, Issue 4, November 2018, Pages 1645–1692, https://doi.org/10.1093/qje/qjy013

Carney, D., Jost, J., Gosling, S., & Potter, J. (2008). The Secret Lives of Liberals and Conservatives: Personality Profiles, Interaction Styles, and the Things They Leave Behind. Political Psychology, 29(6), 807-840. Retrieved July 10, 2021, fromhttp://www.jstor.org/stable/20447169

1我们测试了风险厌恶与政治意识形态之间的相关性,没有发现显著的相关性。

2在我们的回归中,风险规避和政治意识形态在统计上都是显著的,并且在分析中包含的变量中具有最大的系数。

3我们使用有序分对数,其中因变量是对给定政策的支持程度(使用5分李克特量表测量,其中(1)表示强烈同意,(5)表示强烈不同意)。

4回想一下,在我们的分析中,为了简单起见,我们假设不同层次的政治意识形态之间的关系是线性的。然而,重要的是要注意,在本报告中讨论的结果,如果线性假设是宽松的,政治意识形态被视为一个分类变量。

5我们对这部分分析重复了与上一节相同的方法——我们使用有序分对数,其中因变量是对给定政策的支持程度(使用5分李克特量表测量,其中(1)表示强烈同意,(5)表示强烈不同意)。

原文链接:<https://jainfamilyinstitute.org/opportunity-in-crisis-new-polling-on-public-opinion-amid-the-covid-19-pandemic/>

转载请注明:《中国社会分红/基本收入研究网》 浏览量:14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