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资社会主义再思考

崔之元  撰文

在中共最新的“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位居第一。但“小康”何意?本文作者在2005年认为,“小康”可以被理解为“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小资”一词在国内语境中多为贬义,如“小资情调”,但本文的“小资”包括农民。“自耕农”在马克思主义经典术语里属于“小资产阶级”。实际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的设计中,四颗小星的最初喻意为:工人、农民、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为何强调“城市小资产阶级”?就是为了和农民中的“小资产阶级”相区分。

      在中共十七大报告中,首次提出“创造条件让更多群众拥有财产性收入”,而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中进一步提出“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以及“多渠道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在实践层面上,农业部表示将在5年内完成全国的农村土地确权工作。今年1月份,国务院决定成立400亿新兴产业创投引导基金,“通过政府和社会、民间资金协同发力,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中小微企业和创业者将成为基金的重点投放对象。
       显然,中共的理论和实践都已经不再是“无产阶级”的普遍化,而是“小资产阶级”的普遍化。黑格尔曾认为,“官僚阶级”是“普遍阶级”,而马克思则认为,“无产阶级”才是“普遍阶级”。但马克思也曾指出,社会主义革命“不仅要消灭资产阶级,而且要消灭无产阶级”。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史上,“无产阶级”的作用是争议最大的问题。马克思的《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前后出了三个版本,分别为1852年版、1869年版和1885年版。马克思在1869年版序言中删去了1852版的如下论述:“打碎国家机器丝毫也不会危及中央集权制。官僚政治不过是中央集权制还受其对立物即封建制度累赘时的低级和粗糙型态。法国农民一旦对拿破仑帝制复辟感到失望时,就会把对于自己小块土地的信念抛弃;那时奠立在这种小块土地上面的全部国家建筑物,都将会倒塌下来,于是无产阶级革命就会得到一种合唱,若没有这种合唱,它在一切农民国度中的独唱是不免要变成孤鸿哀鸣的”。显然,马克思1869年删掉的乃是无产阶级和农民小资产阶级的“合唱”。从历史上看,马克思对农民问题的忽视(如《哥达纲领批判》中反对“人民国家”一词,因德国“人民”多数仍为“农民”),对德国社会民主党日后在战略策略上的失败和希特勒的上台有直接影响。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带来的社会全面崩溃条件下,俄国十月革命迅速取得成功,使得农民及工农联盟问题显得不那么重要。但在农民占主体的中国,革命时间更为漫长,农民和小资产阶级问题一直伴随着革命始终。直到新中国成立时,斯大林仍认为中国共产党是“小资产阶级政党”。毛泽东坚持让苏联哲学家尤金担任首任驻华大使,即是希望从理论上回应斯大林的这种质疑。
        有趣的是,梁溟先生曾指出,“中国共产党明明是许多知识分子和农民,却自号为无产阶级,显然名不符实”。但耐人寻味的是,梁溟先生最终对这“名实不符”给予了解答:“直待中共建党三十周年纪念,读到彭真市长那篇论文,把他们从一个知识分子或农民怎样在特殊境况中而无产阶级化的过程说出来,乃始恍然而得其解答。”彭真的文章做了如下解释:“他们(共产党)加入在一种军事共产主义的供给制生活。……而且过着严格的集体生活,具有至少是不亚于产业工人的组织性、纪律性和觉悟性。现在这种党员的实际社会成分,已经不是农民,而是革命职员或革命军人。所谓农民成分,对于他们不过只是一种历史成分。(他们早已脱离了小块土地和小生产对于他们的束缚和局限性)”。今天看来,彭真的解释有些“削足适履”。实际上,毛泽东的独创性,恰恰在于他最早认识到在中国硬要找工人阶级领导是行不通的。毛泽东在1933年《长冈乡调查》中指出,“群众们对于不同标准,是有疑问的。以至于“全乡正确理解‘工人领导’这个问题的,全乡不超过十分之一”。1965年时,毛泽东对于这里的“工人领导”又做了一个批注:“乡村的工人是手工业工人,如建筑(泥水匠)、打铁、造纸、裁缝、木匠、篾匠、剃头师父等,人数很少,叫他们单独组织工会,领导广大农民,农民是不服气的。他们因为不能不为农业服务,出外当红军、脱产做政府工作的也较少。除造纸业有几人至十几人的工场手工业外,其余都是个体工人,自有工具,有些还是半农半工的人;土地改革中,工人怕失业,分了一些的土地,他们大体相当于贫农,所以农民不认为他们是自己的领导者。工人方面,也不认为自己有资格可以领导广大的农民。反而觉得怕农民不请工,或者少请工,自己有失业、半失业的危险,所以他们在土地革命中坚决要求分田。只是因为当时‘左’倾路线的中国共产党中央一定要在乡村中及在落后的小城镇中(那里只有手工业,没有机器工业),命令工人领导农民。而工农双方都不理解这个大道理,因而始终没有真正实行过。这件事闹了多少年,直到一九三七年抗日战争以后,才没有再闹这种笑话了,因为那时的领导路线改变了”。
       本文作者在1990年代用中文部分发表了“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宣言”(全文发表为英文和韩文),旨在从政治,经济和文化上深入探讨“小康”的含义,甚至包括对乔伊斯自称为“社会主义艺术家”的分析。在当今中国社会思潮日趋左右分裂的形势下,“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纲领可能会引起各方的广泛关注,故再发以求高明指正。

 

全文详见:微信订阅号“实验主义治理”第118期

转载请注明:《中国社会分红/基本收入研究网》 浏览量:2,120 views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