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之元:作为“自由社会主义”的组成部分的“基本收入”

他首先指出,今年6月5日的瑞士“基本收入”全民公投,虽然只有23.1%赞成票,但代表了把“基本收入”提上国家政治议程的世界范围的里程碑。不过,瑞士正式的公投建议并未明确“基本收入”的资金来源渠道,只是在倡议公投的网站有文章提议以增值税为来源。崔之元认为,“社会分红”在很多情况下可能是比“基本收入”更好的提法,因为“社会分红”逻辑上预设了“公有资产”的存在。

      接着,他介绍了美国阿拉斯加州1980年以来每年以公有石油资源为基础的“社会分红/基本收入”的数据。他特别强调了建立“阿拉斯加永久基金”的哈蒙德州长二战期间作为美国空军在重庆的经历和在中美建交后得到邓小平的亲自会见。崔之元认为,由于中国国有资产和农村股份合作制的存在,中国实际上已经有了“社会分红/基本收入”的局部实验,只是还没有从概念和理论上加以充分提炼。
       最后,崔之元强调,“社会分红”的概念可以使全球的“基本收入”运动超越“单一议题”的局限,与更广泛更宏大的社会转变(如硅谷的基本收入局部实验)和宏观经济政策(如“直升机撒钱的伯南克”)联系起来。
全文详见:微信订阅号“实验主义治理”第121期。

转载请注明:《中国社会分红/基本收入研究网》 浏览量:1,008 views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