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模拟(三):分析不扩张金额的儿童税收抵免的全额退还性

作者:杰克·兰德里、斯蒂芬·努涅斯

来源:https://jainfamilyinstitute.org/wp-content/uploads/pdf/full-refundability-of-child-tax-credit-without-expansion.pdf?_gl=1*1lk9qpr*_ga*NjE3MjUyODY0LjE3MTcwMzU1Nzc.*_ga_TED0S95TR9*MTcxNzU3NjU2NC44LjEuMTcxNzU3NjY3OC4wLjAuMA

译者:任芳放

最近的报告表明,”重建更好未来”(Build Back Better,2021)立法计划允许“增加儿童税收抵免价值”再持续一年,同时使其“全额退还”规定永久化;JFI研究人员模拟了其对贫困、成本和种族平等的影响。

一、总结:

根据最近的报告,拜登政府在其“重建更好未来”立法计划的谈判(BBB,2021)中,提议允许《美国救援计划法案》(ARPA,2021)中儿童税收抵免(CTC,1997)金额增加的措施延期一年到期,但使其全额退还规定永久化。这与其它备选提案形成对比:即保留儿童税收抵免(CTC,1997)金额的增加,6岁及以上儿童增加1000美元,0至5岁儿童增加1600美元,但重新引入了逐步实施、收入审查的要求。在之前的简报中,我们讨论了恢复《减税和就业法案》(TCJA,2017)时代有限退还性的影响。在这个简报中,我们研究了拜登的提案(BBB,2021),并将其成本和贫困影响,与之前提案(TCJA,2017)以及《美国救援计划法案》(ARPA,2021)全面扩张进行了比较:这些提案的结构,全额可退还性与否,使我们能够量化更慷慨的抵免金额和抵免全额退还性的相对贡献。

主要发现如下:

  • 以《减税与就业法案》(TCJA,2017)时期为基准,我们发现《美国救援计划法案》(ARPA,2021)的全面扩张可将儿童贫困率降低40%,单独引入全额可退还性可降低19%,单独引入金额增加只能降低7%。
  • 收到的金额对于那些深度贫困的家庭可能不足以改变他们的贫困状态,因此仅考虑贫困率会低估全额可退还性的价值。我们的发现如下:
    • 《美国救援计划法案》(ARPA,2021)的全面扩张可将深度儿童贫困率降低49%,单独引入全额可退还性可降低32%,而仅引入金额扩展只能降低2%。
    • 《美国救援计划法案》(ARPA,2021)的全面扩张可将平均儿童贫困差距减少638美元,单独引入全额可退还性可减少363美元,而仅引入金额扩展只能减少73美元。
  • 《减税与就业法案》(TCJA,2017)时期的CTC每年成本约为1170亿美元。《美国救援计划法案》(ARPA,2021)的全面扩张将使这一成本增加到大约2160亿美元(增加990亿美元);仅延长全额可退还性将使成本增加到1340亿美元(增加170亿美元);仅增加金额将使成本增加到1620亿美元(增加450亿美元)。
  • 全额可退还性计划比逐步增加扩张更具成本效益。无论是以贫困、深度贫困还是贫困差距为目标结果,它在每一方面减贫效果都优于替代提案。

上述发现如下图1:

二、儿童税收抵免(CTC)扩张的结构

拜登政府扩展性CTC的主要内容有三部分:

  1. 将抵免范围扩大到17岁的儿童。
  2. 对于收入低于$150,000的家庭(单亲家庭为$112,500),每个孩子的抵免金额增加$1000-$1600。
  3. 使抵免全额可退还,这样低收入或没有申报收入的家庭也能以退税形式获得全部抵免额。

第三条全额退还性,使得儿童税收抵免(CTC)无条件,以至于低收入父母,无论具体的收入水平或工作状态如何,都可以获得全额福利。《减税与就业法案》(TCJA,2017)时代CTC的部分退还性模仿了像劳动所得税抵免(Earned Income Tax Credit)这样的计划的逐步实施结构:只有一部分CTC可用于低收入者(没有收入的人则没有),并且随着收入的增加,这部分抵免额会逐步增加到最大值。在之前的简报中,我们考虑了保留CTC扩张计划的前两个组成(第一条、第二条)部分,同时恢复到《减税与就业法案》(TCJA,2017)时代有限退还性公式的影响,因为类似计划被《美国救援计划法案》(ARPA,2021)的批评者提出,作为限制成本和防止“权益社会”出现的一种方式。

最近,拜登政府提议允许扩大后的抵免额在一年延期后到期,但使在《减税与就业法案》(TCJA,2017)下引入的全额退还性永久化。图2以图形方式比较了全面扩张(绿色)、仅全额退还性(蓝色)、仅价值扩张(橙色)以及《减税与就业法案》(TCJA,2017)时代扩张前的CTC(粉红色)的福利公式。以一个已婚夫妇共同申报,有两个年龄在6至16岁之间的孩子的家庭为例。

三、影响估计

为了估计儿童税收抵免(CTC)对家庭收入和贫困的影响,我们使用了2019年当前人口调查的年度社会和经济补充(指的是2018年的收入),增加了相对于《减税与就业法案》(TCJA,2017)下CTC的扩大版CTC的价值,包括有无全额退还性的情况。与其他分析类似,我们估计全面扩张版的CTC可以将儿童贫困率比《减税与就业法案》(TCJA,2017)时代的现状减少40%。

如果仅实施全额退还的CTC改革,儿童贫困率减少约19%,大约是全面扩张版CTC影响的一半。相比之下,如果实施金额增加的的CTC扩张,将仅使儿童贫困率减少7%——不到纯粹扩张影响的四分之一。图3和图4总结了各种扩张相对于疫情前现状的贫困减少情况:

深度贫困和贫困差距:

当涉及到衡量这些儿童税收抵免(CTC)提案的相对影响时,将贫困二元化定义,即任何低于特定阈值的人都被视为“贫困”,而任何超过该阈值哪怕一美元的人则不被视为贫困,可能会掩盖针对极贫困人群的政策潜在影响。根据其设计,像CTC这样的计划可能在极大减轻物质困难的同时,对贫困率的影响微乎其微。例如,一个将每个当前贫困家庭带到低于其家庭规模贫困线1美元的计划,将对贫困率没有影响,而一个给每个低于其贫困线1美元的家庭2美元的计划却有影响。然而,第一个计划在抗击物质困难方面会比第二个计划做得更多。

与“金额增加与部分退还”CTC方案相比,“金额不变+全额退还”CTC改革尽管不足以影响贫困状况,但将确保一些资金,流向那些收入非常有限或没有收入的人。这也意味着在收入高一些的家庭,他们能获得的资金将会减少,特别是对于那些如果抵免额增加,就能改变他们贫困状况的家庭。为了更全面地探讨每个政策提案对物质困难的影响,我们还介绍了对深度贫困(计算为补充贫困衡量阈值的50%)和平均贫困差距的影响,后者是将家庭带到贫困线以上的所需金额。后者特别有用,因为它不是一个二元变量,因此能够捕捉低于贫困阈值的变动。

我们发现,如果全面实施,《美国救援计划法案》(ARPA,2021)儿童税收抵免将使儿童深度贫困比疫情前的现状减少49%;仅全额退还性减少32%;尽管扩大了抵免额,恢复《减税与就业法案》(TCJA,2017)的部分退还(TCJA phase-in)只会减少3%。图5总结了这一发现。

在考虑对贫困差距的影响时,我们发现《美国救援计划法案》(ARPA,2021)中全面扩张计划,将平均儿童贫困差距减少了638美元,从1,365美元减少到727美元。仅引入全额退还性将儿童贫困差距减少了363美元到1,002美元,而仅引入抵免金额扩张只减少了73美元到1,292美元。因此,“仅全额退还性”方案对于仍然正式处于贫困状态的家庭来说,比有“有限退还性+金额扩张”方案做得更多。这些结果在下面的图6中进行了总结。

我们还通过探讨不同CTC扩张方法对贫困的影响,对比了它们对不同种族和族裔的影响。由于对工薪家庭而言,全额退还提案是与《美国救援计划法案》(ARPA,2021)中CTC扩展有相同结构,人们可能会预期它在种族和族裔影响的分布上也相似。实际上,我们观察到的情况确实如此。尽管由于这种CTC额度减少,所有群体相较于大流行前的状态贫困减少幅度都较小,但影响的差异模式是相似的,其中非洲裔美国家庭从该计划中受益更多。在全额退还提案下,非洲裔美国家庭儿童贫困率下降了29%,白人家庭则下降了16%。相比之下,保留《减税与就业法案》(TCJA,2017)渐进式退还、数额扩张CTC对所有种族和族裔群体的影响更小且更相似,非洲裔美国家庭的儿童贫困率下降了9%,而白人家庭则下降了5%。这意味着虽然在有渐进式退还CTC下,所有家庭的表现都不如在全额退还性下,但渐进式的影响在非洲裔美国家庭中感受更为不成比例。图7总结了这些发现。

四、成本节约

尽管围绕儿童税收抵免(CTC)扩展形式的谈判存在关于应得性和国家角色的分歧,但同时也存在成本担忧。和解法案在其发展初期就有一个最大金额限制,并且存在众多竞争性优先事项;民主党人可能正在寻找削减成本的方法,从而为一揽子计划中的其他项目腾出空间。在我们之前的研究简报中,我们计算了全额退还、金额扩张的《美国救援计划法案》(ARPA,2021)的CTC方案,将比大流行前CTC的成本每年增加约990亿美元(大约是1170亿美元/年)。扩大福利金额、保留有限退还的方案花费大约450亿美元/年。拜登计划:即仅延长全额退还能力将使成本每年增加约170亿美元。因此,拜登计划的成本将低于实施有限退还/收入审查的计划。这有一定道理,有限退还方案在较高收入水平上开始逐步取消抵免额度:仅在单身申报者112,500美元和联合申报者150,000美元时开始逐步取消,而拜登计划恢复了无论年龄大小的儿童的原始2,000美元信用额,有限退还能力增加抵免金额的方案,因为涉及的家庭更多,成本更高是合乎逻辑的,因为它覆盖了更广泛的收入群体。

五、结果讨论

我们的分析显示,全额退还方案在儿童税收抵免(CTC)扩展中起到了很大作用——《美国救援计划法案》(ARPA,2021)时代2000美元额度的全额退还性几乎可以单独实现与CTC总体扩展方案在减少儿童贫困的一半效果。相比之下,如果保留《减税与就业法案》(TCJA,2017)时期的部分退还方案,即使抵免额度每年增加1000美元/1600美元几乎不会有什么效果。这一发现与Jain Family Institute在其他地方提出的观点一致:打击贫困和建立强大的安全网的最佳方法是使现金支持无条件。我们还发现,如果成本是一个关注点,那么拜登的全额退还方案,比那些通过部分退还、重新引入收入要求的替代方案更便宜。重要的是,无论将贫困、深度贫困还是贫困差距作为目标结果,全额退还方案也更具成本效益:它比替代方案在每一目标上都更优。

《美国救援计划法案》(ARPA,2021)中的CTC扩张方案,代表了美国安全网的重大变革。虽然巩固这种全面的CTC扩张方案将最有助于减少儿童贫困,我们认识到和解程序通过“重建更好”计划可能需要痛苦的妥协。由于立法者必须权衡削减条件以确保其他需求通过,我们认为他们考虑上述关于无条件现金支持的研究结果至关重要。

译注:”Build Back Better”是一个由美国总统拜登提出的概念,它具体指一个旨在扩大社会安全网、解决气候挑战以及改革部分税制的立法计划。

译者注:不要把扶贫变成降低贫困率的数字游戏,而是提升真正的物质生活水平。

转载请注明:《中国社会分红/基本收入研究网》 浏览量:5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