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非简单的政策——构建欧洲基本收入制度

2023年3月9日

显而易见,实行欧洲全民基本收入的想法很有可能成为实现“社会欧洲”计划的一种方式。然而,许多政策提议仍然模糊不清。本文概述了欧盟范围内基本收入政策的具体设计,从而促进大家关于这项政策在实践层面的讨论。

作者:Dominic Afscharian、Viktoria Muliavka、Marius S.Ostrowski、LukášSiegel

译者:肖轶石

每当欧洲受到一场具有较大社会影响的危机打击时,公众就会开始讨论一个想法:以全民基本收入(UBI)的形式定期向每个人发放一定数额的金钱,以弥补危机带来的负面影响。由于近几十年来欧洲受到不少此类冲击,UBI已成为欧洲社会政策讨论的中心。然而,这些讨论中存在一些误解,所以本文希望通过我们关于欧洲UBI(EUBI)的政策提案来化解讨论中存在的误解。大致包括以下几个要点:

  • 只有一个UBI
  • UBI是一项简单的政策
  • UBI是社会政策的妙计
  • UBI必须取代国家福利
  • UBI应该由国家层面进行组织

我们认为,这些误解导致了一些过度概念化的想法,忽视了UBI与其他政策其实没有根本上的区别:它的影响取决于采取的具体形式。政策设计可以决定EUBI是一种促进市场发展的工具还是一种破坏性的欧盟再分配机制。它可以使EUBI促进思想进步或巩固保守的社会模式。它可以区分革命乌托邦还是边缘改革。简而言之,政策设计是非常重要的。

因此,我们试图提供一个建议,说明如何使相当模糊的EUBI概念具体化。我们基于2021年欧洲进步研究基金会发表的《欧洲基本收入——实现社会欧洲》开放研究基础上进行更深一步的挖掘。研究中包含了更多关于我们的理论、推理和计算的背景信息。在下文中,我们根据一些指导性问题概述了我们政策提案的关键:谁应该获得UBI?UBI应该提供多少?UBI应如何分配? UBI的资金来源是什么?

在回答这些问题时,我们的目标是做到既具有时效性又细致入微。尽管我们的提案可能会让那些支持更具革命性、更充分解放的UBI政策设计的人感到不安,但应该理清政策的运行机制,通过消除上述的误解,使UBI的总体设计更加具有可行性。

全民基本收入的边界

UBI经常被视为“简单政策”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因为它是支付给每个人——毕竟,它是普遍性的政策。然而,定义其普遍性的边界可能会极大地改变政策影响范围:UBI是在地方、地区、国家、欧盟范围内实施,还是在全球范围内实施?它是否适用于所有公民或者目前居住在有关领土内的所有人?

我们的提案旨在实现整个欧盟范围内的UBI。因此,我们选择在欧盟层面直接引入欧州全民基本收入政策,由委员会和议会共同管理。这对我们的提案来说至关重要,因为它将最大限度地提高该计划为“社会欧洲”做出贡献的能力。这意味着,我们的提议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对欧盟一体化的考虑。除此之外,过去欧洲怀疑主义的经验表明,在继续支持自由流动的欧盟内,如果仅仅在国家层面引入UBI,无论对错都可能会引发关于福利沙文主义的辩论。

此外,我们建议直接向每一位成年且长期居住在欧盟的居民支付EUBI,尽管会对他们是否自动收到这笔付款进行调整。从各自的国民收入中位数开始,默认支付的EUBI金额将越来越少。任何人仍然都有权申请全额EUBI,但富人需要自己主动提出此类申请,因为不在自动支付的范围内,这应该有助于提高该计划的可行性,并解决一些人对社会公平性的担忧。对于未成年人,我们进一步建议将每月基本收入的一部分支付给他们的监护人,其余部分放置到主权财富基金。作为启动资本,当他们成年时,这笔应付的资金将汇入他们个人储蓄账户。对于需要照顾的成年人,我们建议他们的EUBI由他们的护理人员基于信任的基础进行管理——正如目前“授权书”安排的情况一样。

低微的起点

但是EUBI究竟应该提供多少呢?在这方面,我们建议将低微的起点与雄心勃勃的目标结合起来。我们认为,引入任何UBI的最大障碍之一在基本原则的确立。在此基础上,我们建议在非常低的水平上逐步引入该计划。为了避免扰乱劳动力市场或造成意外的外部效应,EUBI将首先以每月仅几欧元的金额推出,并在跨学科研究小组的密切监督下逐步提升。最终,EUBI应涵盖全国贫困风险阈值,即全国中位数的60%或全国平均收入的50%,以较高者为准。言下之意,UBI水平将因欧盟成员国的情况而异。

考虑到成员国之间的收入差异,我们进一步提出了我们的“EUBI通道”想法。一旦全面实施,任何成员国的UBI水平都不会低于欧盟收入中位数的20%,也不会超过60%。这应当和确保富裕成员国的充足性、再分配和激励措施相结合,以促进较贫穷成员国的收入增长。至关重要的是,EUBI不得被用作废除国家福利国家的掩护。只有总额完全由EUBI涵盖的纯货币计划才能被选择性地取代。否则,该计划将面临增加社会困难的风险,并将因大众对其能够提供的社会问题补救水平的不合理期望而迅速不堪重负。不用说,这一条件对于进步政治行为者考虑将UBI视为一种可行的社会政策选择来说至关重要。

分配

虽然支付水平很重要,但EUBI的影响还取决于如何进行分配。如前所述,我们强调了在个人一生中直接以货币形式向其支付UBI的重要性,但儿童和从根本上依赖他人照顾的人除外。这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该计划的解放潜力。我们可以进一步选择定期付款,最好是每月付款,以便在支出模式上有一定的灵活性,同时避免EUBI因一次性付款而丢失的风险。

为了增加该计划对欧洲社会及欧洲一体化的潜在影响,付款应明确标记为来自欧盟。然而,这显然无法阻止有人利用现有的国家福利基础设施实行官僚制度的现象发生。

资金——不仅仅是一个障碍

EUBI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资金。虽然资金是关于UBI的可行性讨论的核心议题,但我们认为资金是EUBI的核心,远远超出了这一考虑范围。事实上,资金至少与产出一样重要,因为它可以成为控制政策影响的直接杠杆。完全由劳动力收入税资助的UBI在再分配、激励和经济影响方面与完全由土地价值税资助的具有完全不同的影响

为了平衡众多考虑因素,我们建议将该计划的资金分散到多个方面。因此,应逐步引入多种收入来源。在第一阶段,欧盟需要通过扩大欧盟层面的财政能力来引入自己的财政资源。其中包括金融交易税、二氧化碳税、绿色边境税、排放交易计划的延期和主权财富基金。在此之后,可以增加一系列进一步的税收,包括欧盟层面的数字服务税、欧盟范围的增值税和国家企业税。在最后阶段,欧盟层面的奢侈品、高收入、遗产、财富和土地价值税,以及“机器人税”,可以使欧盟公民之间的直接团结和再分配制度化。正如推行这项计划一样,我们建议逐步引入收入来源。将政策设计的两个要素联系起来,EUBI水平可以在一开始就与不断增加的收入来源完全挂钩。

接受渐进主义

这是我们完整提案中最基本的内容,暗示了UBI辩论中的潜在冲突。虽然UBI本身经常被誉为一个革命性的、解放性的概念,但它在可行性方面遇到了问题。因此,我们的建议包含渐进主义:我们承认,缓慢而谨慎的引入是以不立即进行去商品化为代价的。然而,我们认为,正义、可行性、影响和实证试验价值方面迫在眉睫的冲突,这些很难通过坚持立即引入高水平、破坏性的UBI来解决。首先实施政策机制的最基本要素可能会使可靠监测仍与经验不确定性有关的政策的大规模影响变得容易。此外,这种方法可能更容易克服程序障碍,如欧盟内部的党派反对和体制阻力。至关重要的是,从长远来看,扩大该计划的选择将一直存在。

我们的提案清楚地表明,有无数种方法可以调整UBI的设计,而UBI既不是简单的政策,也不是一些人认为的灵丹妙药。也就是说,我们认为,我们的提案为推动欧盟关于UBI的讨论并使其更加具体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时将UBI提案的传统元素与政策设计中的一些创新调整相结合。

文章来源:

https://basicincometoday.com/no-simple-policy-designing-a-european-basic-income/

转载请注明:《中国社会分红/基本收入研究网》 浏览量:33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