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收入和人工智能导致的失业

2023年5月12日

作者: Connor Axiotes (Adam Smith Institute) |  Nikhil Woodruff (UBI Centre & Policy Engine) |  Scott Santens (Humanity Forward)

译者:肖轶石

“几十年来,自动化技术一直在改变劳动力市场,而生成式人工智能的发展也将进一步推动这个进程。” 即使没有人工智能,实施普遍的基本收入也是具有意义的。市场经济是依靠有自由支配收入的消费者推动,而当越来越多的人收入只能支撑基本生活需求时,雇主们就越难找到客户来维持他们的业务。所以实行普遍基本收入不仅仅是现代化福利制度的需要。它也可以被视为对那些提供数据来训练大型生成转换器(如GPT-4)的人们的合理红利,而这些人其实就是我们所有人。

——Scott Santens,作者,基本收入研究员,安德鲁·杨的人类前进组织高级顾问

可能是这几年来最重要的人工智能实验室OpenAI的首席执行官Sam Altman对未来畅想到:“人工智能将创造很多财富,以至于最快十年后每一个美国成年人每年将获得13500美元的意外之财。”他指的是由未来人工智能系统创造的财富资助的普遍基本收入(UBI)。Altman认为,随着人工智能的不断进步,它将比人类劳动更加具有经济生产力,从而导致后者的生产力趋近于零

为什么人工智能与众不同?

为了让一些劳动力的价格降至零,人工智能系统必须达到一定的普遍性——这意味着人工智能可以完成人类能做的任何任务,并且要达到超人的水平,有些人称之为通用人工智能(AGI)。我们认为,在这一点上,这些系统很有可能取代领域的体力劳动(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发生)和脑力劳动,后者发生的可能性更加令人担忧。

此外,我们还不知道在人工智能系统部署后是否可能会出现在人工智能系统设计之初没有预料到的新兴属性。还有一些人认为,AGI会显示出代理能力,意味着它能够计划和执行自己的目标。新兴属性和代理能力都有可能使人工智能出现异常,取代体力和脑力劳动,因此人类在劳动方面的比较优势——大脑思考能力的优势就不再那么明显了。

OpenAI在2023年3月进行的研究发现, “大约80%的美国劳动力,他们可能至少有10%的工作任务受到LLM引入的影响,而大约19%的员工,他们可能至少有50%的工作任务受到影响。” 他们的论文研究了大型语言模型(LLM)对潜在劳动力市场的影响,比如OpenAI的GPT,重点关注它们可以完成的任务以及它们对就业和工资的影响。

作者强调,虽然LLM已经表现出了非凡的能力,但其在现实世界中的应用和对劳动力市场的总体影响仍未被完全了解。他们发现,LLM有可能直接影响约32%的美国劳动力市场,主要是影响涉及信息处理和沟通的职业。

但如果我们错了呢?科技或许并不会造成持久的失业影响?

似乎技术转型总是与劳动力相辅相成。即使科技短期内对就业造成了冲击,在某些领域导致人们失业,但是市场这只顽皮的无形之手似乎总是在确保其它行业的兴起,使得人类劳动力始终在工作。那么,为什么任何其他的变革性技术会有所不同呢?我们只是另一群鲁德分子(强烈反对机械化和自动化者)走向同样的命运吗?

我们认为这次可能会有所不同

由于上述AGI的上述特性和代理能力,我们相信这次会有所不同,这主要是因为它将以如此高效的方式进行体力和脑力劳动,使人类几乎没有什么相对优势来获得适当的市场工资。

因此,我们在这篇文章中假设,一个具有超人能力的AGI在所有任务中都能够计划和执行自己的策略,我们保守估计它将对低技能职业产生显著的粘性失业影响。我们假设经济是静态的,没有其他工作可以取代那些相对人工智能而言对经济无效的工作,使得部分人们丧失了可持续的收入。

所以问题出现了,政府应当如何制定政策来缓解这些影响。亚当·史密研究所多年来一直提倡一项政策,最初目的是简化福利制度,使其成为一种更有效、先进的再分配形式,即保障基本收入。

国家推进难度和敏捷性问题

确保国家对人工智能的影响做出反应的难度在于,我们还不知道人工智能带来的破坏将以何种形式出现。如果它导致大规模的失业,那么加强失业保险可能会是一种自然的应对措施。或者如果就业收入下降,但就业机会依然存在,就需要增加工作补贴。

但这两种政策都存在缺点。围绕现代福利制度与官僚机构进行互动是耗时且不体面的——以至于大约四分之一的合格接受者从来没有通过享受到福利。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种未能针对预期受益者的失败几乎只出现在以“针对性”为名的收入资格条件计划中,像儿童福利这样无条件现金计划几乎完美准确地达到了其目标。

因此,无条件现金(或具体地说:普遍基本收入)可能是确保那些需要它的人的收入稳定的唯一机制,无论人工智能干预采取何种形式。UBI的批评者经常指出,现金支付的高成本以及我们需要筹集的实质性广泛税收的上涨,都是不合理的。但认为目前的福利制度避免了这一点的想法其实是一种幻想。

许多人对50%的统一税感到反感,但对一些通用福利受益者支付55%的收入税率没有意见。经济测试福利并不是一种神奇的有针对性的免费午餐:根据定义,它们是等同的无条件现金支付,再加上一些福利受益者专门支付非常高的税率。

如果政府提议通过将国民保险的主要税率从12%提高到55%来资助大量的UBI,可能不太容易得到公众的支持。但这几乎是通用福利的镜像。唯一的区别是,UBI在行政上的效率要高得多。

但是,如果要引入UBI,这应该只有在英国废除当前的大部分福利和救济制度的情况下才能施行,并在5到10年内逐步实现;到2023-24年,总福利支出预计将达到2550亿英镑。

对收入的广泛增税可能是为这些现金支付提供资金的一种方式,尽管批评人士会正确地指出负面的劳动力供应反应。对自然公地征收的税可能是一种替代方案:1%的土地价值税可以筹集足够的资金以支付每周24英镑的福利。

(1%的土地价值税可以支撑每周24英镑的资助。资料来源:PolicyEngine)

或者,碳排放的价格也可以筹集到足够的收入来资助现金转移。将收入作为平等的福利分配将降低儿童、成人和老年人的贫困率。

(每吨100英镑的碳税可以支撑每周11英镑的UBI资助。资料来源:PolicyEngine)

这两种措施都有各自要面临的政治挑战:资产丰富但现金匮乏的老一代是一个重要的群体,而碳税和其他消费税一样,在收入占比方面的影响比所得税的累进性要更强。但在所有这些税基中,现金的累进性比税基的累进性更强:由税收资助的UBI几乎总能减少贫困。

结论

  • 我们非常有信心,未来的AGI系统将具有超人的劳动能力、普适性和代理能力。
  • 我们也非常有信心,在创建这样的AGI后,我们将看到一个显著的结构性和粘性的人类劳动力失业比率,这是我们在其他变革性技术中没有经历过的。
  • 在这种时候,英国可能会通过引入UBI来解决这个新问题。我们应该尽早为这种情况做准备,以便让工作和养老金部门及时跟上政策的改进步伐。

亚当·斯密斯研究所之前做的的基本收入(或NIT)研究

《全球基本收入》,(2018年),https://www.adamsmith.org/news/rising-evidence-basic-income

反对基本收入的九个论点,(2018),https://www.adamsmith.org/blog/nine-arguments-against-a-basic-income-system-debunked

Schrodinger的基本收入:芬兰UBI实验真正展示了什么,(2019年),https://www.adamsmith.org/blog/schrdingers-basic-income-what-does-the-finnish-ubi-experiment-really-show

福利不应该很复杂,(2023年),https://www.adamsmith.org/blog/welfare-shouldnt-be-complicated

让未来的8亿人摆脱贫困,(2023年),https://www.adamsmith.org/blog/liftingpeopleoutofpoverty

原文链接:https://basicincometoday.com/basic-income-and-ai-induced-unemployment/

转载请注明:《中国社会分红/基本收入研究网》 浏览量:25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