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关乎于金钱”: 圣保罗市市长梅尔文·卡特谈及该市的保障收入实验和购房援助

导读:卡特是全国推行向最低收入人群提供无条件政府资助的运动的领导者。在《明尼阿波利斯邮报》的问答环节中,我们询问他这一运动的下一步发展方向。

作者:Kyle Stokes 

译者:肖轶石

编校:王晓菲

自2020年11月以来,圣保罗市启动了四个独立的试点项目,研究当政府无条件向低收入居民提供资金时会发生什么情况,这就是该市的保障基本收入项目。

市长梅尔文·卡特已经成为保障收入津贴的杰出倡导者。

“你看到来自斯托克顿的报道了吗?” 这位44岁的民主党人在他位于圣保罗市政厅的木饰面办公室的椅子上向前倾斜,提到了这个加利福尼亚州中部城市对保障收入津贴进行的开创性实验。

对于斯托克顿报道的结果,卡特说“取得了非常积极的结果,对吧?”它与积极的结果比如社会,情感健康和就业机会的增加有着密切相关性。”

卡特说,圣保罗第一个保证收入试点的早期数据暗示了同样的积极结果。该项目为150个家庭提供了每月500美元的补助,为期一年半。圣保罗市还启动了另外三个保证收入的实验项目,其中包括一个针对幼儿父母的项目。(顺便提一下,明尼阿波利斯市今年夏天也启动了自己的试点项目。)

卡特接受了《明尼阿波利斯邮报》的采访,讨论了他为何支持保障收入计划以及其他一些优先事项。为了简洁明了,对采访进行了编辑。为了保证文章篇幅和逻辑,我们对采访进行了一定的编辑。

《明尼阿波利斯邮报》:在您的第一次试点项目中,参与者的年收入中位数为12,000美元。很少有人能理解以这样的金额生活是怎样的。

梅尔文·卡特:确切地说,世界上没有人可以靠12,000美元生活。唐纳德·特朗普都不能像低收入单身母亲那样理财;没有人比一个低收入单身母亲更擅长理财了。

在这项工作中,最大的挑战之一是听到人们说,‘如果你给人们免费提供金钱,那人们为什么还要去工作呢?’但是事实上,我们发现在斯托克顿的参与工作的人反而更多了。但我们去询问人们原因的时候,获得了清晰的答案:“我把卡车修好了,这样我就可以去上班了。”或者是“我把我的孩子交给儿童看护所,这样我就能去工作了。”

所以我们的第二个试点项目是围绕着艺术家群体进行的,第三个试点针对的是移民和难民。然后,我们刚刚启动的第一个和第四个试点项目是我们圣保罗大学计划的一个子部分。项目中所有的家庭收入都很低,并且需要养育2020年1月或以后出生的孩子。

我们刚刚启动的项目针对性地研究了1000个家庭,我们将他们分为三组:

·         我们城市每个新出生的孩子现在都会自动获得一个大学学费储蓄账户,账户里有50美元,而对照组只有这样:在大学学费储蓄账户中有50美元。

·         在第一个实验组中,有333个家庭会收到50美元的大学学费储蓄,并且他们的大学学费储蓄账户会额外获得1000美元。

·         在第二个实验组中,有333个家庭会在大学学费储蓄账户中额外获得1000美元,以及连续两年每月500美元。

我是全国联合主席,也是市长保障收入组织的创始成员之一。作为这项工作的一部分,我们创建了一个研究中心,从而建立一个独立的第三方,对这项工作的影响进行独立的实证研究。我曾经听前斯托克顿市长迈克尔·塔布斯说过,证明正确比说的正确更重要。

《明尼阿波利斯邮报》:我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全国范围内有一些城市已经进行了类似试点项目,证明了支持者所谓的保障收入的概念证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未来会出现更多的试点项目吗?还是优先要说服批评者?或者下一步会采取更大胆的举措,比如彻底改革州或联邦福利计划,以纳入更多的保障收入倡议?

梅尔文·卡特:我认为我们没有投入足够的资源来支持民众,所以这不仅仅是重新组织资源的问题。我不认为有人会反对我们在住房、食品支持、儿童保健支持或医疗保健支持等方面投入了资金。在疫情之后,我们国家增加了联邦儿童税收抵免,使成千上万的儿童摆脱了贫困——但是当这个政策结束后,这些儿童和成年人又重新陷入贫困。像这样的政策和我们正在努力做的事情非常相关。

现在,(明尼苏达州州长蒂姆·沃尔兹)提出了一个显著扩大明尼苏达州儿童税收抵免的提案。我们认为这样的政策有建立在我们项目展示结果的基础上,即如果你给低收入家庭提供现金,他们会用于支付房租,给孩子买自行车,购买杂货等等,过着像大多数人一样的生活。

正如我从一开始就说的,我并不认为在我们的地方财税基础上,圣保罗有能力以大规模、可持续的方式做些什么。我认为没有多少个城市能够做到这一点。但是我们在州和联邦层面确实有一定的能力可以通过这样的政策。

对比今天和五年前,我觉得这真是不可思议。五年前,塔布斯市长提出开始保障收入研究的想法,每个人都认为这太疯狂了。但是今天,全国有50多个试点推行这个研究,向最需要的人提供了大量的资金支持,这本身就是非常值得称赞的。

反贫困计划之所以没有奏效,是因为它们试图解决错误的问题。当我们说,‘你只能把钱花在这个上,或者由市政厅决定你要把钱花在什么上,’我们还会说,‘我们比你更知道如何抚养你的孩子,或者你的家庭需要什么。’本质上我们是在含蓄地说,造成贫困的原因是低收入家庭中的成员缺乏性格或判断力,而不是认识到真实原因是缺乏资金。在核心意义上,我们是在寻找现金对人们生活的影响。

《明尼阿波利斯邮报》:那么,你认为五年后会变得怎么样呢?

梅尔文·卡特:这是个很疯狂的问题。从根本上说,进行一项具有改革性的、更大规模的投资,从国家层面而言,我们试图证明的是这是一个很好的投资,将为我们带来回报。我们的观点是:正如国家致力于通过登月或战争寻找无限的资源一样,我希望看到我们在消除贫困的战争中明确每个层级的使命。

《明尼阿波利斯邮报》:你还发起了遗产基金,为龙多社区的居民后代提供高达12万美元的资助,用于圣保罗购买房屋。这与保障收入试点项目背后的理念相关吗?

梅尔文·卡特:这是一个不同的项目,但它和试点项目的联系非常紧密。

我们真的在踏上这段旅程:‘我们如何通过帮助我们城市的居民来实现经济发展?我们如何帮助居民保留住口袋里的钱,并实现像为大学储蓄学费或创业这样的目标?本周我们将讨论合作所有权模式——合作、员工所有的企业;居民拥有的合作公寓大楼——并弄清楚我们如何促进财富增长。

公平并不只是一种普遍的公正感;它与金钱有关。它涉及到人们能够获得可增值和可转让的资产。它关乎人们参与决策过程。而且它关系到我们的宏观经济与人们支付租金的能力之间的联系。

2020年,在圣保罗疫情开始的时候,一个拥有31.5万人的城市中有近10万人申请失业保险。对我们这样的城市来说无疑是一个惊天霹雳。我们看到无家可归的居民数量增加了10倍。但是那一年,我看到一篇文章说明尼苏达州的CEO薪酬增加了70%。我们的经济发展状况与人们养活孩子的能力脱节了。

所以,遗产基金也是计划的一部分。我们对这些前所未有的尝试感到很兴奋,感觉我们将要创造一个全新的故事。

《明尼阿波利斯邮报》:您对I-94的未来有何看法?您是否支持像“重连龙多”组织所提倡的那样,以I-94为基础发展,还是完全摆脱I-94? 

梅尔文·卡特:我喜欢人们有更多不同的思考方式,并欣赏人们天马行空的思考。我不知道是否已经有了完全摆脱I-94的计划。我非常支持龙多陆桥概念。我已经在立法机关表示支持这个概念。我记得小时候老人说过,‘你知道,没有人制造新的土地,所以如果你得到了一些土地,永远不要放弃它。’有趣的是,通过龙多陆桥,我们正在创造更多的土地,这其中有巨大的发展机会。

《明尼阿波利斯邮报》:前几天,我看到您和明尼阿波利斯市市长雅各布·弗雷在当地商会联合早餐会上共同演讲。我注意到你强调了包括最低工资增加[以及增加城市销售税的计划]在内的进步政策,我想:哇,这是一个商会的活动吗?这让我想到了你与圣保罗的商业界的关系,以及你如何向他们推销这座城市。你只是觉得可以向他们这样说,不关心反馈吗?这是否反映了这个地区不同的商业社区?

梅尔文·卡特:并不是我不在乎,我认为我们商业界应该感受到我们对这座城市发展的雄心壮志。如果我们计划做一些经不起批判性质询的事情,那么它可能不值得我们推行——所以我们欢迎交流。

我认为这是“圣保罗发展方式”。 我们通过一个由工会领导和商会主席共同参与的工作组提高了最低工资标准,他们坐在同一张桌子旁,讨论项目的利弊,制定一项政策,也许无法做到让每个人满意,但我们决定作为一个集体共同坚持下去。

我们在重新构想公共安全的旅程中,做的正是同一件事:黑人的生命至关重要的活动人士和警察工会主席坐在同一桌前,一起努力解决问题。有时候我们会陷入这样的境地,假想“有人想我们的城市里发生更多的谋杀”,或者“有人想要更少的孩子从高中毕业”,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虽然这种情况非常罕见。

我们的目标是致力于实现真正的包容性决策过程。它让我们有能力完成原来不可能完成的工作。在过去五年中我们取得了很多成就,但事实上,我认为如果没有这种让人们参与决策的模式,我们不可能以这样的速度前进发展。我喜欢吹嘘我们的成就,不是我的成就,而是我们整个社区共同取得的成就。

《明尼阿波利斯邮报》:这真的很有趣。但是由委员会管理不会使得过程变慢吗?

梅尔文·卡特:这其中是一种有趣的平衡。现在,人们大部分都非常渴望帮助这个城市发展。

此外,我有一个原则,我不会在我已经做出决定的情况下再要求社区参与。我认为这不尊重也不现实。比如,关于最低工资问题——参与工作组的人说,‘我们真的需要每小时15美元吗? 14.95美元怎么样呢?”或者其他诸如此类的想法。但我一开始就会表明,‘这是15美元,这只是一个数字。”我们更需要弄清楚时间线,思考什么是增长率,弄清楚大企业和小企业之间是否需要有区别——无论讨论出什么,这个数字就是15美元。

我们总是告诉人们的另一条基本规则是,‘如果你希望市长倾听你的意见,那你也要聆听别人的想法。’如果你想被倾听,你必须做到倾听,你必须像你希望被我倾听那样投入。这帮助我们以实际行动为导向地通过委员会做事。你不会听到任何人说,我们只是这个组或那个组的象征性代表,我认为所有的建议都得到了超过60%和80%的认可。所以我们为能够和一群人一起行动而感到自豪。

原文链接:https://www.minnpost.com/metro/2023/02/equity-is-about-money-st-paul-mayor-melvin-carter-on-the-citys-guaranteed-income-experiments-home-buying-assistance/

转载请注明:《中国社会分红/基本收入研究网》 浏览量:15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