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全感是难题,全民基本收入则可能是解答的一环

作者:菲利普·范·帕里斯

译者:高升阳

编校:王晓菲

并非贫穷,也非不平等,而是不安全感才是全球民粹主义高涨、对民主感到失望的根源。

这是哈佛大学出版社刚刚出版的《不安全的世界》一书的主要信息。作者 Pranab Bardhan 出生于加尔各答,在剑桥接受教育,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备受尊敬的发展经济学教授。他是中国和印度的专家。然而,他的书籍信息全面、内容丰富,视角平衡,讨论的主题涵盖欧洲、亚洲,以及美国。

Bardhan 所指出的不安全感,首先是经济层面的,这也是我们民主困境的源头。全球化被理解为世界贸易的扩大,已带来无可否认的好处。比如,如果没有大规模的出口,印度和中国的贫困率就不可能有现在这样的大幅度缩减。然而,全球化也因为国际竞争而在许多地方打破了经济的安全感,它已经摧毁了数百万收入体面的稳定工作岗位,并且仍然威胁着更多的工作。

然而,全球化并不是经济不安全感的唯一来源。技术变革同样重要。关于机器取代人类的速度的预测可能被夸大了,但自动化数字服务无处不在的入侵,现在已成为每个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快速技术变革造成的不安全感,不仅会影响可能失去工作,或重新定义令人不快的工作的员工。它还影响到消费者和公共服务的用户,他们持续地被期待需要习得新的技能,以免被甩在后头,失去他们本应享有的权益,或者承受科技更新者所能避免的沉重成本。

这两大经济不安全感来源,一段时间以来一直非常明显,最近又加入了三个:气候变化、大流行病和战争。气候变化带来的不安全感,不仅是因为其随意的物理表现,还因为解决气候变化所需的生产和消费的紧急变化所造成的经济动荡。

新冠大流行直接和间接地干扰了全球的经济活动,疾病、封锁和其他限制措施直接破坏了世界各地的经济活动,并通过对供应链造成严重破坏间接破坏了经济活动。而俄乌战争不仅影响了战区居民的生计,也影响了两国的经济。它还使无数远离战斗的地方难以获得能源和食物。

经济不安全感,无论是由全球化、数字化还是任何其他原因引起的,都不是唯一的罪魁祸首。 Bardhan 坚持认为,文化上的不安全感也起着重要的独立作用。当人们感到他们社区的身份认同受到新来者的威胁,或者不共享他们的母语、文化参照、宗教或公民信念和习俗、服饰、烹饪和其他日常习惯的人数或权力的增长时,就会触发文化不安全感。

民粹主义的高涨有时最为强烈的地方,经济上的不安全感反而不高,这是因为当地劳动力市场繁荣。然而,由于真实、被认为存在或者预期的移民问题,文化上的不安全感却很高。

经济和文化的不安全感滋生了对民主的失望,因为民主国家政府常常受到国际条约或宪法约束的束缚,不愿意或无法有效解决这些问题。

由于资本、商品、服务和人员的跨境流动,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可阻挡的,并且由于需要跟上技术进步的步伐,政府往往不得不屈服于市场力量,或诉诸费力的超国家决策过程,这或多或少是民主的。面对民主政府的无能,呼吁强有力的领导人、接受简单化的民族主义解决方案的诱惑,似乎无法抗拒。

尽管如此,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抵制这种诱惑呢? Bardhan 相信国内和全球市场的重要性。他不希望国家自给自足取代全球化,也不希望所有生产资料都国有化。国家、社会、市场都有不足,但都可以发挥作用。

然而,全球化——包括移民——迫切需要得到更好的监管,以保护弱势参与者,同时实现双赢交易。同时,在国家和地方层面,可以而且必须采取措施加强最不安全人群的经济和文化安全,包括土著多数。

Bardhan 讨论了许多这样的措施——从终身学习到加强最弱势工人的声音——通常根据来自世界各地的经验证据。但是他用了整整一章来讨论一个措施:全民基本收入。在他看来,支持基本收入的最佳论据不是它是消除贫困或不平等的工具,而是它是消除不安全感的工具。

因此,一些非贫困人群获得基本收入这一事实,并不是令人遗憾的目标选择错误。为了增加贫困和非贫困人群的经济安全感,这是必不可少的:对于女性来说,比起经过审查的安全网,以无条件收入形式的坚实的全民保障在这方面更为优越,对男性也是如此。

虽然引入基本收入主要是在相对富裕国家的背景下提倡,但 Bardhan 认为它在贫穷国家更为相关,并且可能更现实。在他的书中,他对印度进行了一些计算。

目前实施的许多补贴主要惠及相对富裕的部分人口,其存在更多是受到有效游说的影响,而非作为有用的激励手段得以合理化。这些补贴应当被取消。印度的整体税率特别低,尤其是在房地产方面应该增加。这两个潜在的收入来源约占GDP的10%。

如果这笔钱全部分配给全民基本收入,每个人每月将获得近 70 美元的购买力当量,略高于世界银行规定的每人每月 60 美元的极端贫困线。但考虑到必须解决的其他需求,Bardhan 建议额外收入应在教育、医疗保健、基础设施和全民基本收入之间平均分配。

届时,基本收入仅为每人每周 17 美元:按照我们的标准,这只是小钱,但对于数千万的印度脆弱家庭来说,这确实是“最基本的收入保障”。即使在紧迫的财政约束下,这也可能并非难以负担。

无论是在印度、欧洲还是美国,Bardhan都没有宣称基本收入是保障安全感的灵丹妙药,更不是消灭民粹主义的灵丹妙药。但是,如果要解决世界范围内对民主不再抱有幻想的根本原因,就需要采取一系列提高安全感的政策。

(原文链接:https://www.brusselstimes.com/363380/insecurity-is-the-problem-universal-basic-income-part-of-the-solution

转载请注明:《中国社会分红/基本收入研究网》 浏览量:343 views